政法文化

你当前的位置是: 主页 > 政法文化 >

最后的嘱咐

时间:  2019-09-10 14:42  
湖南省龙山县人民检察院  张艳丽
 
最近,我们收到小叶(化名)的微信,他在微信中报告了自己的思想和生活情况。目前,他正处于考察期,跟随其母亲在一电子厂打工。和我们希望的一样,在对其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后,他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2018年8月30日,我传唤16岁的小叶到检察院接受讯问。小叶由母亲陪同前来。我招呼两人坐下,随口问道:“上次是你父亲陪同的,今天他怎么没来?”小叶低头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母亲说,父亲半月前在修缮屋顶时不慎摔下,去世了。听到这一消息,我心中一震。
 
2018年5月2日,小叶与父亲赌气离家,因无钱两次在县城盗窃他人财物,包括一部手机和700元现金,共计价值2200元。
 
案件提请批准逮捕时,我电话通知小叶父亲,他竟一口回绝,称“没有这样的儿子”。
 
小叶从小父母离异,他随父亲生活,正是叛逆的年龄,父子关系并不融洽。此次小叶涉案,侦查机关也曾多次通知小叶父亲到场,都被拒绝,每次都是小叶的姐姐陪同讯问。
 
“小叶毕竟是你的亲生儿子。”我耐心做着父亲的思想工作,“他涉案的情节并不十分严重,我们都想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你作为父亲怎么就忍心放弃呢?”听了我的话,电话那头的父亲沉默了,最终同意前来。在约定的提审时间,父亲早早地在看守所门口等着,手里拿着几件干净的换洗衣物。
 
审讯室里,小叶进来瞬间,父亲“嗖”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着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见到父亲的小叶很意外,一下子红了眼眶,将头转向了一边。
 
小叶对盗窃的事实供认不讳,在被问及是否愿意赔偿被害人700元损失时,小叶说愿意,但看到父亲毫无表情的脸后,又低头说他现在没有钱。
 
讯问结束前,我有意留出时间让父子俩说说话。
 
小叶低着头,父亲将脸转向门外:“偷东西是世上最丢人的丑事。”正当我准备结束讯问时,父亲突然开了口:“700元我去退还人家!”说话时,父亲依旧不看小叶,快到门口时,他背对着小叶说:“换洗的衣服管教会转给你。”话音未落,人已走出门外。小叶抓住铁窗,哭着说:“爸,您保重身体!”铁窗外的父亲抬手抹泪。
 
从看守所出来后,小叶父亲请我们带他去赔偿被害人。见到被害人,小叶父亲连连致歉。当时父亲身上只带着490元,被害人感动于他的真挚,一再表示剩下的210元钱不用退还了,并当即给小叶写下了谅解书。临走,父亲对被害人说:“剩下的钱一定还上。”
 
“请你们给孩子一个改过的机会吧。”父亲对我们说,“也是给我这个不合格的父亲一个改过的机会。”
 
之后,我院依法对小叶作出了犯罪情节轻微的不批准逮捕决定。
 
“阿姨,我想去见见那位被盗的叔叔。”小叶的话拉回我的思绪,“我爸临走时,最后的嘱咐就是要我一定把这210元钱给退了。”当天,我便带他去给被害人退款。
 
如今,小叶生活重新走上正轨。他的父亲九泉之下有知,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来源: 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薛皓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