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你当前的位置是: 主页 > 政法文化 >

我的两次离别泪

时间:  2019-03-29 12:33  
□曾润华
 
再苦再累,我这个1.8米的汉子从未掉过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嘛,何况咱还是一名警察。都说“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但在派出所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竟稀里哗啦地掉了两次泪。
 
第一次落泪是送别我的同事。2004年,派出所来了一名北方汉子小李,他是河南人,大学毕业通过入警考试从北方来到我所在的南方小镇当了一名派出所民警。我们年纪相近,性格相似,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为了迎接年底档案检查,我俩一起在阴暗寒冷的资料室里,夜以继日地忙碌,将上千册零散的资料清理、分类、裱糊,装订成一本本规范整洁的档案。一个月后,经我们打造的档案室被省公安厅评为一级档案室。我俩一起拼命追过盗贼,跑过泥地,翻过大山。年轻气盛的我们越过县界,追到了邻县小镇上。虽然没有抓到贼,但我们那种同仇敌忾的勇气和心意相通的默契,值得一生回味。
 
我不会忘记,在我最困难的日子里,他以北方人的热情给予我最暖心的帮助;在我年少轻狂的时候,他以北方人的直爽给我最刺耳的忠告。因为是家中独子,2005年12月底,他办理了回老家河南的调动手续。
 
送战友,踏征程,看着火车越行越远,从此“数声风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从北方到南方,山高水长相隔千里,不知何时能再相逢?依依挥手间,我的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
 
第二次落泪是我调离派出所。2006年6月,局里将我调往看守所工作。那天早上,吃完早餐,做完工作移交,我正准备启程去新单位报到。这时,派出所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我急忙走出来,发现门外站着一大群人,有平时和我打交道的村委会干部,有经常见面的街坊邻居,有曾经帮扶过的困难村民,还有曾经被我处罚过的违法人员。他们笑着对我说:曾警官,听说你要调走了,我们来送送你。他们纷纷将手中的特产白莲和水果往我怀里送。我处理过剑拔弩张的群体性事件,制止过棍棒乱飞的群殴事件,却没见过这种温情的送别场面。我一时手足无措,只得连连鞠躬致谢。
 
居委会刘主任说:“小曾,你平时东奔西跑,为大家做了很多好事、实事,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说实话,我们都舍不得你走,以后有空要常回来看看我们呀!”“我会的!我一定会!”我连声答应。
 
天下起了蒙蒙细雨,送行的群众仍然不肯离去。他们点燃了一串鞭炮,我探出车窗,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激动地和大家挥手告别。“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我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出,在脸上肆意流淌了。
 
(原文链接:http://epaper.cpd.com.cn/szb.html?t=szb&d=20190329)
 
 
 
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