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你当前的位置是: 主页 > 政法文化 >

迟到的烟火

时间:  2019-02-11 12:02  
□口述/姚 红 整理/郭 红
 
过年,团圆;烟花,年饭。
 
对于习惯了聚少离多的双警之家,这些满含着喜庆的字眼,烙印着我对那年团聚的珍贵记忆。
 
我是玉屏车站派出所的一名内勤民警。春运,对铁路警察来说,就是一场必须用责任和付出来作答的大考。我家在50多公里外的江口县大塘村,从七年前进入铁路公安队伍起,我就再没和父母一块儿吃过年夜饭。
 
我丈夫是城关派出所副所长,从谈恋爱到结婚,每年除夕,不是我要值班,就是他有任务,团圆守夜,是我的一个梦想。
 
正因如此,2017年大年三十,和父母、丈夫共同点燃的烟火,才如此绚烂地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那年,我们刚添了个可爱的儿子。按老家风俗,孩子出生后的第一个年,是必须要和父母一起过的。我提前好几天就计划好了,过年我们一起开车去我爸妈家过年。想到终于能全家齐齐整整地一起吃顿年夜饭,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购买年货、收拾行李,甚至上下班路上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哼起歌来。
 
大年二十九晚上,我把所有东西都整理好,只等第二天一早出发。这时,突然接到所里电话,第二天晚上有紧急安保任务,而我的岗位在距离玉屏一个半小时路程的朗洞村铁路沿线。
 
不能回家了!我心里失落极了。丈夫却紧紧握着我的手说,没关系,来得及!来得及!
 
大年三十,我和同事顺利执行完任务,回到派出所已是晚上9点。丈夫带着儿子等在所里,接上我就开车往家飞奔。一路上,听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我的心也上上下下,此起彼伏。
 
驶过崎岖的山路,已经快11点,我们终于到家了。堂屋里,是满满一大桌掐算着时间做好的热气腾腾的饭菜,香肠、腊肉、辣子鸡……全是我们爱吃的。这是爸爸妈妈精心准备的,我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的团圆年夜饭。
 
爸爸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鞭炮,丈夫也点燃了手里的烟花。在新年钟声敲响前,村寨里终于响起了最晚的一户年夜饭爆竹。
 
虽是迟到的烟火,却是我心中最美的花朵,每一朵都绽放着幸福、平安、团圆、安康,照亮了夜空,也照亮了我前行的路。
 
(原文链接:http://epaper.cpd.com.cn/szb.html?t=szb&d=20190211)
 
 
 
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admin)